网站首页 > 摄影> 文章内容

探访摄影师:每天和女孩打交道(图)

※发布时间:2020-5-13 2:13:37   ※发布作者:habao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“摄影师”这个职业总给人很多暧昧的想象空间,很多人听说陈昌的工作以后,总是会坏笑着说“那你很爽啊!”陈昌对摄影有着自己的理解:好玩、好看、有创意是他一直的,他善于捕捉各种美丽的瞬间,他拍摄的人体照片饱含着的味道,但却绝不低级。

  陈昌生于1986年,江西赣南师范大学毕业,当时学的是国际贸易,但因为喜欢拍照,大学期间一直玩一直拍,把专业也丢了。毕业后在南京跟着刘方学习了一年,“刘方视觉”提出了“私房人体”、“装饰系人体”的概念,这些都对陈昌影响很大。2012年,陈昌在广州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C C A rtStudio,尝试着用鱼、虫子、丝网、水果、蔬菜、鲜花等跟人体搭建起各种关系。陈昌喜欢研究王小慧、荒木经惟、T erryR ich的摄影作品,“荒木经惟拍摄的人体很真实,跟我们理解的人体概念完全不一样”;王小慧来广州时,陈昌还特意前去,“她对人体拍摄也有自己的解读,我跟着她拍摄了一整天,亲眼看到她拿着相机拼命地拍,生怕错过每一个精彩瞬间。”

  陈昌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各种各样的女孩打交道,来找他拍摄“私房人体”照的大多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,她们想用这种特别的方式留住青春留住美丽。陈昌还记得他第一次单独拍摄的时候很紧张,拍摄对象长得很漂亮,那一天,她穿了一件旗袍,陈昌她拍点特别的,女孩子犹豫了一下,在5分钟之内把身上的衣服全部光。由于太紧张和经验不足,那次的灯光没有打好,拍摄的效果并不理想,但拍摄对象很满意,高高兴兴地拿了照片回家。

  “流水线式的拍摄”是陈昌一直的,他每天只为一个拍摄对象服务,并会根据拍摄对象的特点来进行创意,所有的道具都只用一次。陈昌经常会去菜市场找灵感:鱼、南瓜、西瓜、草莓、牛奶甚至中午吃饭剩下的鱼骨头都被他拿回来具,“成本不高,最重要的是好玩”。有一次,他在菜市场买回来一尾活鱼,和化妆师一起把鱼鳞刮下来,贴到模特的眼睛、眉毛、乳房。那一次,拍得很辛苦,鱼鳞很难粘上去,而且很快又会干掉。拍完以后,模特足足洗了两个小时的澡,才把身上的鱼腥味去掉。有一次,是用牛奶做道具,两个人一起不停地往模特身上泼牛奶,用掉好几盒蒙牛。还有一次,陈昌向隔壁的墨西哥女孩借了一只狗,那只狗好难控制,几个人搞了好几个小时,才出一组“女人与狗”的照片。

  做摄影师,除了拍摄技术好,最重要的是了解女人。“女人,是美丽的,要懂得她的,就必须同时理解她的忧伤。女人的忧伤刻在脸上,用不着细细去品,只在那浅笑间,只在那眼梢里,女人的忧伤如秋天的树枝,经风一吹叶子哗啦啦落得干干净净就突兀地指向天空,在众目睽睽之下了。不懂情趣的男人,当然不知道从暧昧的时候就要开始享受。不小心的磨蹭要享受,前奏的调戏要享受,事后也还享受。几十年后的不经意想起,依然在享受,太俗气的人不容易懂。”陈昌很享受每一次的拍摄过程,如果有好玩的创意,他甚至愿意免费给朋友拍照。

  在户外拍摄人体是一件更加刺激和好玩的事情,整个过程就像是一场冒险。有一次,他们找到一个小山坡,把女孩子绑到树上;还有一次,他们去到一个破旧的工厂,借着黄昏时的一点点余光进行拍摄,锈迹斑斑的铁楼梯、高低错落的管道,有一种工业时代的美,工厂里时不时地响起机器的轰鸣,硕大的锅炉很配合地冒出一缕缕白色的烟雾拍完以后,他们还觉得挺遗憾的,“竟然没有被发现!”

  陈昌喜欢四处玩,有时候也会带着队伍去西涌、西双版纳、泰国、马尔代夫拍摄。在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,风景很美,人又特别少,一起去的那个女孩子简直玩疯了,每看到一个漂亮的地方,就很主动地说,“来,我把衣服脱掉,快来给我拍啊!”当时住的酒店也很有特色,每一个房间的装修风格都不一样,他们每天换一个房间,以不同的背景进行主题创作,有个女孩的房间墙壁上画着一只巨大的孔雀,拍出的照片有一种忧郁的美。在马尔代夫的那一次,为了等日出,他们5点钟就起床,抓紧时间化妆,终于赶在太阳升起的时刻拍摄了一组美轮美奂的照片。

  陈昌:首先要信任,前期沟通很重要,我们会一起看图片,讨论拍摄方案,我会告诉她们我们是在做艺术创作,拍出来的照片每一张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女孩子在脱下衣服的那一瞬间会很紧张,以后反而会轻松起来。在拍摄过程中,我会放一些她们喜欢的音乐,不停地称赞和鼓励她们,让她们尽量放松,拍出自己的特点。

  陈昌:爱美的,爱玩的,还有失恋的。荒木经惟说过一句话,“无论感觉悲痛还是悲伤的时候,都应该藏在心里,应该靠拍照来抹去那些感受,就是那样,然后就会消失,很酷,别悲伤、难过。”我的照片确实是治愈系的,有个女孩找我来拍照,要的就是“让前男友一看就很后悔”的那种感觉。

  陈昌:我们都是找人少的地方、光线比较暗的时间段,你看到的照片很明亮,其实是过度造成的效果,拍的时候光线没那么亮。

  陈昌:只拍过一次,是我的一个朋友,我们一起出去玩,临时兴起,就拉他来做模特。男人比女人更难拍,拍女孩子的时候,我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,不停地想着怎么才能把她拍得更漂亮,拍男人的时候,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。其实,男人比女人更容易衰老,更应该想办法留住青春的纪念。

  陈昌:我会使用灯光和道具扬长避短。其实,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会有不同的美,我觉得没必要刻意去掩饰什么。

  陈昌:我拍过一个美术学院的老师,将近40岁了。在拍摄过程中,她不停地给我上课,告诉我人体的线条哪里最美,那一次已经不是简单的拍摄,而是一次学习的过程,我也从那一次,开始注意到女人的锁骨。

  陈昌:要看摄影师的技术和名气,如果要找我的老师刘方拍写线元,我还属于刚刚起步的阶段,但我们都非常看好这个职业的前景。虽然现在还是个小众市场,但受国外解放的影响,能够接受的人会越来越多,刚刚在方所的“书店与城市文化”论坛上听到一句话,“做主流是我们的服务,非主流是我们的。”前世身份测试绿雕仿真http://1847782.51sole.com